预存一千送一百
预存一千送一百,预存两千送两百,预存三千送五百,预存五千送八百,flying translation studio
预存一千送一百
预存一千送一百,预存两千送两百,预存三千送五百,预存五千送八百,flying translation studio
Си Цзиньпин председательствовал на совещании, посвященном ускорению развития западных регионов Китая в новую эпоху
习近平主持关于新时代加快中国西部地区发展的会议 Чунцин, 23 апреля /Синьхуа/ -- Председатель КНР Си Цзиньпин во вторник подчеркнул важность дальнейших усилий по вступлению в новый этап развития западных регионов Китая, характеризующийся эффективно скоординированной охраной окружающей среды, большей открытостью и высококачественным развитием.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二强调,为了进入中国西部地区发展的新阶段而继续努力的重要性,这一新阶段的特征为更为环保、更开放且更高质量相协调的发展。 Си Цзиньпин, также являющийся генеральным секретарем ЦК КПК и председателем Центрального военного совета, сделал соответствующее заявление на прошедшем под его председательством совещании, посвященном ускорению развития западных регионов Китая в новую эпоху. На совещании он призвал к действиям по написанию новой главы в развитии западных регионов.
“与其说是消费降级,不如说是智商升级”

“开支减少,但是生活质量升级了” “已经很久没有点过外卖,很久没有喝过星巴克的咖啡、吃过哈根达斯的冰激凌了。”1989年出生的王峰感叹着对《灵兽》说道,“之前,总是不理解父母的消费观念,感觉他们太过于保守,总是习惯性地对抗他们,对抗长辈的一切,但当自己开始直面生活的压力、承担责任时,才能真正体会到父辈的生活智慧。” 王峰之前在一家央企上班,2017年贷款在北京买了一套小两居。第二年,在朋友的“游说”下,他选择辞职与朋友一起创业。 “创业初期收入时高时低,收入也并不稳定,在经历疫情后更是比较艰难,加上每个月房贷月供大概2万元左右,生活压力比较大。但自从前年父母来北京与自己一起生活后,自己在消费观念上开始有了不少的变化。”王峰说。 他称,在2019年及之前,就餐都去高档餐厅、外卖是标配,手机永远都是最新款,各种会员卡也是挤满了卡包,每年还会一两次出国旅游。而自从大环境变了之后,自己的消费观念开始有了很大的变化。之前出门就开车,限号时就打车,现在开始做地铁、踩共享单车上下班,买衣服也不再追求品牌,开始逛优衣库、迪卡侬等平价品牌。 “以前总觉得钱就是赚来花的,现在觉得赚钱真的很不容易,只有手里有存款才踏实。”王峰说。 他回忆着表示,除了大环境的变化影响之外,也得益于父母来北京与自己一起生活的影响。 “2022年初,他们过来的,来了没多久,父母就对于小区周围的环境很熟悉了,对于周围的超市和菜市场哪家的水果新鲜便宜,哪家的蔬菜算下来性价比更高,哪家卖的东西更地道、更实惠,他们都了解得很清楚。”王峰称。 他表示,从父母的生活方式里,自己也有了新的认知,生鲜类的蔬菜、水果一定要少买,蔬菜可以当天吃当天买,因为买多了浪费掉的合计下来就不便宜了;理发去社区的理发店,剪个头发最多30元,要比储值后才有折扣的连锁理发店好很多;买水果回来自己榨汁也更新鲜;衣服旧了还能改成各种生活小物件...... “现在也开始自己做饭了,之前一杯星巴克咖啡的钱,现在也能做出简单健康的四菜一汤,一杯哈根达斯冰激凌的钱也能买到一斤牛肉,足够炒几道菜了。”王峰称,父母平时虽然看似“节约”,但生活质量却没有降低。 “现在中午我一般会带饭去公司,比起点外卖,自家做的饭还是要可口健康很多。”王峰称,自己活了35年,但在经历大环境的蝶变后,才能真正地能静下心来体会父母的生活智慧,自己与父母每个月的伙食开支现在大概有2000元左右,但感觉自己吃的很健康,过得也很踏实。 “现在就是一个目标,多赚钱的同时也要存得下钱,现在想想,之前自己交了太多的智商税。”王峰笑着说,与其说是消费降级,不如说是智商升级了。 2 “停止各种办卡” 李磊(化名)终究没有逃过降薪的命运。 “去年年初公司做了优化,部门走了将近一半的人,很庆幸自己没有被裁,但是却降薪了将近30%。”李磊很无奈地向《灵兽》诉说道。 与降薪前截然不同,如今的李磊在日常消费上也有了“不得已”的变化——非必要不消费。 1984年出生的李磊,老家位于安徽省马鞍山,在985读完研究生后,就职于北京的一家创新型物联网公司,降薪前月薪税后2.5万元左右。李磊的对象小楠是一名瑜伽老师,现在每个月薪资大概在1.1万元左右,2018年两人在亦庄买了一套两居,月供1.5万元。 “去年年初降薪后,瞬间感觉到了压力,主要是还在上小学的孩子开销比较大,除去月供、孩子开销之外,两人的工资也剩不下多少了。”李磊表示。 大环境不好,企业日子也不好过,对于降薪,李磊也没有太多的怨言,只是在降薪后重新做了家庭日常开支规划,告别大手大脚的消费,开始更关注性价比。 “重点是更务实了。”李磊称,现在居家做饭的时间比较多了,过年过节媳妇也不像之前会买鞋、买新衣服、化妆品等,只是添了一些能保值的金饰之类的商品。 “之前习惯充值办一些会员卡,比如说,木北造型、克丽缇娜、西西弗书店等等,一年算下来也得小两万块钱。”小楠称。 她称,现在想想充值有优惠听起来划算,但真正细算下来并不划算。比如,木北造型充值3000元,消费项目可以按5折算,之前店长剪发300元,打折后149.5元,一共可以剪20次头发。“但充值后,你会发现给你剪发的人还能随时涨钱,我之前店长剪发是299元,没过多久就给我涨价了,剪一次头发399元,5折后199.5元,之前感觉也没啥,但现在静下心来想想,感觉真的很坑。” 小楠称,自己的情况也不是个例,同在大兴区的夏安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 “对比与小区里的30元就能剪得也还不错的理发店,这种标注高价然后诱导消费者充值有折扣的理发店对比起来确实有些贵。”小楠摇着头说道。 “之前在克丽缇娜、西西弗书店都会定期充值消费,但现在也把那边的支出都断掉了。”小楠称,之前西西弗书店出的一些限量版书都会买来收藏,每年的日历也会买来送人或者自己用,一本典藏版的日历就要一百多元,现在感觉这些消费都过于浪费了。 “现在不同于以前,上私教课的人也越来越少,收入也在不断收缩,只有不断地节省开支,努力存钱才是硬道理。把钱花在更有价值的事情上,做全局思考才是智慧的体现,这样才有更强的底气去面对未来的变数。”小楠称。 3 消费者谨慎消费,高端精品店遇难 大环境发生变化,悄然改变了人们的消费观。 究其根本,还是收入不稳所导致。所谓的消费降级、低欲望消费,经济学上的“口红效应”照进了现实,说穿了都是经济现象。其中的逻辑是,经济下行,投资疲软,带来的是信心缺失,对前途更是茫然失措,进而选择防守,理性消费努力存钱,导致消费力不足。 自去年以来,银行存款利率多次下调,但存款定期化现象愈发明显。 截至4月2日,A股42家上市银行中,已披露2023年业绩的21家银行存款总额达167.74万亿元,较上年增长15.77万亿元,增幅达10.37%。其中,个人定期存款总额达56.96万亿元,同比增长22.11%,部分银行个人定期存款同比增长超40%。 国有六大行存款总额合计达133.61万亿元,在21家上市银行中,占比近八成。与2022年相比,增长14.34万亿元,增幅达12.03%。按照中国14亿人口计算,相当于每人存款增加1万元。 2019年以来,外部诸多不确定性深深地影响着每一个人的生活。有的人消费降级开始缩减开支;有的人努力提升自己造富能力同时提升消费水平。 在现代经济体系下,一份消费账单不仅仅是你为GDP做了多少贡献,更重要的是,背后还蕴含着商业社会的一个基本驱动力。 在面对消费者“智商提升”时,曾经那些能让你掏空钱包的高端精品商超、专业店,也迎来最为艰难的时刻。 近日,经营全球各地美食,超过80%以上的进口商品,作为上海最为知名的高端进口精品超市之一的上海城市超市CityShop,由于持续亏损,宣布停止所有门店的经营;去年,高端零食第一股的良品铺子,也全面降价,明确提到300多款尖货和爆款产品平均降价22%,最高降幅45%,而这也是良品铺子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降价;今年年初,上市整一年的百果园,股价从高处摔向低谷,市值大幅缩水;还有“消失”的虎头局和陷入困境的钟薛高...... 此外,从2022年开始,中国消费者对于奢侈品的热情似乎骤减。国内个人奢侈品市场首次出现了10%的下滑,结束了长达五年的增长期。 对此,业内人士对《灵兽》表示,高端超市的商品价格普遍较高,然而,随着人们消费观念的变化,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重视性价比,他们更倾向于选择物美价廉的商品,而不仅仅是追求高价高质。 人们不再盲目追逐昂贵的商品,而是更加注重产品的实用性,这种消费观念的转变,使得高端超市的吸引力大大降低。 在经济环境不好时,收入的减少已经足够让人忧心,资产的缩水更是雪上加霜。大家被迫以消费降级的态度来抵御风险,但在这个过程中,与其说是消费降级,不如说是消费者在面对很多高价格商品时,智商也实现了升级。